全网最准确单双中特|单双中特开奖日更新
 新湘評論雜志社主辦  
                                    首   頁  | 本刊簡介 | 寧炬專欄精彩專題往刊回顧 | 精彩評論 | 好書有約學習導報 | 廣告聯系 |
 
新刊上架  


2017年期刊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主辦、主管:中共湖南省委
編輯出版發行:新湘評論雜志社
本刊顧問:梁  衡
社長、總編輯:郝  安
 
  
總編室:
0731-82216363
發行室:
0731-82217651
廣告經營部:
0731-82216360
廣告經營許可證:
湘工商廣字430000400879
國際標準刊號:
ISSN 1673-8713
國內統一刊號:
CN43-1474/D
發行范圍:
國內外公開發行
電子信箱:
[email protected]
社址:
湖南省長沙市韶山北路
1號省委三辦公樓
郵編:
410011
定價:
5.5元/本
 
新湘評論官方微信號
cnxxpl
 
指點公眾微信號
xxzhidian
   
  習驊:槍聲響過之后  

習 驊

 

2017-11-28 18:22:17  來源:(2017年第11期)

 
 
 

發表評論

 

 

    有時候,壞事也成雙。在中華民族面臨生死存亡的嚴峻關頭,蔣介石和毛澤東攤上了類似的事:蔣介石的愛將殺了妻子,毛澤東的愛將殺了女友!奇的是,兩個兇手的地位、背景、作案動機和作案手段高度相似,兩人還在戰場上交過手。

  命案發生后,舉國嘩然,輿情洶涌,人們的目光齊刷刷地投向南京和延安,等待他們給個說法。

 

 

電影《黃克功案件》海報

 

三顆子彈

  張靈甫,后來是號稱蔣介石御林軍的74師中將師長,在孟良崮戰役中被我軍擊斃。而在1936年,這個前程無量的英才親手殺妻,竟然因為一句玩笑。

  張靈甫不但是北京大學和黃埔軍校的高材生,而且是國民黨軍中最有名的大帥哥,身高1.87,相貌堂堂,風流倜儻,寫得一手好字。加上老蔣的栽培,他很快在川陜前線脫穎而出,不幾年由排長升至團長。后與貌美如花的川妹子吳海蘭結為連理。不久女兒出生,一家人甜甜蜜蜜,難分難離。軍人生涯注定聚少離多,張靈甫人在前線,心在西安。

  一天,一個老鄉探家歸來,張靈甫熱切地打聽妻女的情況。老鄉故作驚訝地說:“你還不知道啊?”

  張靈甫一聽愣了,連忙問咋回事。老鄉看他的樣子很好玩,索性把玩笑開到底:“海蘭又漂亮又有文化,你又老不回家……”張靈甫聽后臉色煞白,再沒說話。

  轉眼春節快到了,張靈甫請假回家過年。小夫妻辦年貨、看親友,出雙入對,十指相扣,一副其樂融融的樣子。除夕那天,吳海蘭正準備包餃子,張靈甫把她叫到后院,兩人發生了短暫而激烈的爭吵。張靈甫拔出手槍,對準妻子的腦袋就是一槍。然后丟下幾個月大的女兒,若無其事地回部隊去了。

  張靈甫在西安行兇的時候,在三百公里外的延安,紅軍的團級干部黃克功正在為終身大事發愁。此刻他不會想到,他即將成為革命隊伍里的“張靈甫”。

  黃克功是我軍一員驍將,上過井岡山,參加過長征,在意義非凡的婁山關戰役中立了頭功,在延安深受組織重視和群眾尊敬。唯一的心病是,看到戰友們成雙成對,黃克功羨慕不已,內心很著急。誰知天上掉下個林妹妹,美麗的太原女孩子劉茜來到革命圣地,進入抗日軍政大學學習,學員隊隊長正是黃克功。

  黃克功激情如火,用能想到的所有辦法追劉茜。年輕老革命的關愛令劉茜十分感動,兩人很快墜入愛河。在愛情的滋養下,劉茜迅速成長為“年齡最小,表現最好”的學員,多次要求上前線打鬼子。

  隨著熱戀的自然降溫,兩個人的差異開始顯現。一個是不識字的苦孩子,一個是家境殷實的學生妹,共同語言不多,天生障礙難免。黃克功嘴笨,劉茜鬧小脾氣的時候,他一句好聽的話不會說。只要劉茜同男生一起活動,黃克功就疑神疑鬼,大發雷霆,劉茜很煩惱。

  正在冷戰之中,組織上將劉茜等學員劃入陜北公學繼續學習,見面不方便了。在往來書信中,黃克功不是傾訴衷腸,而是反復指責劉茜又跟誰在一起了,跟誰誰誰好上了。劉茜開始還解釋,后來越發反感,最后干脆提出分手。

  一個人人敬重的英雄,竟然被黃毛丫頭甩了!黃克功急火攻心,痛不欲生。1937105日晚,黃克功又發現劉茜跟男同學在一起,怒火中燒,推推搡搡把劉茜拉走。到了延河邊,他咬牙切齒地下達命令,就像在戰場上那樣:咱倆明天結婚!16歲的劉茜想都沒想,脫口而出:我嫁給誰也不嫁給你!

  黃克功暴跳如雷,拽出寒光閃閃的勃朗寧手槍點著劉茜:同意不同意?劉茜氣憤地回答:做夢去吧。話音未落,槍真的響了。劉茜忍著劇痛大呼救命,黃克功慌亂中再次扣動扳機……

 

一樣糾結

  是護犢子還是斬馬謖?共同的難題擺到了兩黨領袖面前。

  蔣介石不是不知道按律當斬,他有他的糾結。

  張靈甫的罪惡確實令人發指,連受害人遺體都不處理便揚長而去,突破了人們的心理底線。聯想到國民黨對日不抵抗政策,陜西各界乃至全國人民都發出了怒吼,強烈要求殺人償命。吳海蘭家屬到處告狀,雖然沒有法院敢立案,卻引起了張學良夫人于鳳至的同情,她把狀子直接寄給了宋美齡。宋美齡正在蔣介石倡導的新生活運動中唱主角,覺得視而不見不好看。她巧妙地把狀子連同張靈甫的陳情書,一同遞給了全中國最有權勢的人。張靈甫的辯解對蔣介石很有說服力:吳海蘭偷了軍用地圖,她哥哥是共產黨!一副大義滅親的樣子。

  國民黨內暗潮洶涌,理由冠冕堂皇:人死不能復生,殺掉張靈甫又有何益?國家到了這步田地,張靈甫應該死在戰場上。有人說,為一個女人損失一員大將,實在不值得。

  張靈甫人脈廣泛,蔣介石家說客盈門。比如,于右任就是他的老鄉和恩師,不但欣賞他的書法,還推薦他到黃埔軍校深造。張靈甫若抵罪伏法,于右任的面子哪里擱?打狗還得看主人呢。

  最關鍵的是,這小子是黃埔軍校第四期同林彪、陳賡齊名的優秀學員,老蔣特意把他放在嫡系第一軍鍛煉。如今那兩個跟毛澤東走了,忠心不二的寶貝只剩一個,難道真要自砍手臂嗎?

  毛澤東的內心更是波濤萬丈。

  他是一個念舊的人,后來離開延安的時候,竟舍不得扔掉一根粗糙的拐杖。那是警衛員用樹枝制成的,陪伴他走遍了陜北。黃克功與毛澤東的情分特別深,遠非一根拐杖可比。跟毛澤東上井岡山的時候,黃克功還是個孩子。在漫長而危機四伏的長征途中,這個忠誠憨直的衛士一直死守著毛澤東,共患難中建立的感情非比尋常。

  更重要的是,黃克功的名字跟毛澤東一生“最得意之筆”緊緊相連。紅軍離開江西好不容易到了貴州,蔣介石幾十萬大軍早已撐開口袋等著。中央核心層徹底明白了,再像博古、李德那樣打,貴州必是紅軍墳場,石達開的悲劇將重演。遵義會議就是在這樣的困境下不得不開的,所有人都看著毛澤東!

  四渡赤水是毛澤東扮演主角后的首次亮相,婁山關戰役是四渡赤水的關鍵一戰。在命懸一線的危急時刻,毛澤東帶出來的黃克功一馬當先沖入敵陣,摧枯拉朽,如入無人之境,局面立轉。

  四渡赤水完勝,毛澤東難抑心中狂喜,徹夜不眠,吟詠出“雄關漫道真如鐵,而今邁步從頭越”的絕妙好詞。二十多年后,英國元帥蒙哥馬利拉著毛澤東的手,盛贊三大戰役打得精彩,是人類戰爭史上的不二奇跡。毛澤東搖搖頭,笑著說,不不,四渡赤水才是我的最得意之筆!

  就是這樣一個勇士,在更加艱難的時候,捅了天大的婁子,全國人民怎么看,共產黨失去民心還有什么?全面抗戰剛開始三個月,中華民族前途安在?抗日統一戰線如玻璃一樣脆弱,蔣軍對著延安張著大口,黨和紅軍前途安在?國民黨好像吃了興奮劑,完全忘掉了張靈甫事件,報刊電臺借題發揮,推波助瀾,攻擊邊區政府無法無天、蹂躪人權,把延安描繪成人間地獄。

  黨內對黃克功的罪行十分憤慨,但也有不少同志往敵人的套子里鉆。有的領導干部對黃克功惋惜不已,還去監獄探視。一些同志抱怨女人是禍水,把英雄害慘了。有的基層干部含著淚水建議,劉茜遇害已經損失了一個寶貴力量,不如好好撫恤劉茜家屬,讓黃克功上前線贖罪吧。黃克功的同事、抗大訓練處處長李興國堅決主張赦免黃克功,說一百個劉茜也抵不上一個黃克功。黃克功自己也寫信給毛澤東,希望看在過去的情分上,給他血灑沙場的機會。

  甚至在中央已經決定之后,還有領導干部找毛澤東做工作。毛澤東終于爆發了,他拍著桌子怒吼:

  這是什么問題?這是什么問題?我們是共產黨嗎?

 

兩種結局

  吳海蘭家的狀子和張靈甫的信,在蔣介石的辦公桌上擺了好多天。蔣介石有一天似乎突然想明白了,他敲敲桌子說:豈有此理,給我關起來。

  下面心領神會,把張靈甫送到南京老虎橋軍人模范監獄,好吃好喝伺候著。從第二天起,許多高官都以探監為名,不斷向張靈甫求墨寶。張靈甫有求必應,在監獄中瀟瀟灑灑地寫了兩年狂草。

  盧溝橋畔槍聲一響,胡宗南立馬來見蔣介石:國家正是用人之際,張靈甫該干活了。蔣介石就坡下驢,欣然簽發特赦令。于是,張靈甫大搖大擺地邁出監獄,上了迎接他的小汽車。他把自己的名字“張鐘麟”改為現名,穿上筆挺的軍官制服,先恢復團長職務,后不斷得到提升,儼然成了救民于水火的民族英雄。

  抗戰勝利不久,張靈甫迎來了人生最風光時刻。作為最精銳的74師中將師長,被蔣介石提拔為首都警備司令,名副其實的御林軍首領。在上海著名的金門大酒店與湖南的名門閨秀喜結連理。國民黨政要爭相前來道賀,一時成為滬上新聞焦點。

  就在張靈甫的小汽車呼嘯而去的同時,延河邊上又一聲槍響,黃克功被執行死刑。這一天距離他犯下殺人罪僅一周。

  公判大會上,胡耀邦等人代表全國人民對犯罪嫌疑人提起公訴,審判長雷經天則宣讀了如今眾所周知的毛澤東的來信。毛澤東信中的一句話震撼了全場,也震撼了全國人民的心:共產黨與紅軍,對于自己的黨員與紅軍成員不能不執行比較一般平民更加嚴格的紀律!

  毛澤東這個“刀刃向內”的宣言其來有自,其為另一封信。19223月,列寧就從嚴治黨問題給中央政治局寫信,斬釘截鐵地說:“法庭對共產黨員的懲處必須嚴于非黨員。”“刀刃向內”體現的是無產階級政黨的本質屬性,是凝聚人心的最強大武器。

  張靈甫后來在抗戰中打過一些硬仗,想必蔣介石以為當初的選擇是得了大便宜,他很享受用權力玩弄法律的快感。但是他不知道,公平正義是人民對統治者最低和最根深蒂固的期待,古來如此。一旦統治者不讓法律變成人人信賴的天平,僅僅當成護短的盾牌、對付人民的長矛,統治者立即就喪失了民心,喪失了執政資格。張靈甫射出的子彈不但殺死了一個活生生的生命,還繼續向前飛,飛向總統府的寶座。

  按照黃克功的資歷和能力,如他不死,一定會出現在1955年授銜的共和國將帥名單中,但毛澤東跟蔣介石算的不是一本賬。據回憶,毛澤東曾從哲學層面對黃克功案進行總結:黃克功槍殺劉茜,是一次否定,給黨和紅軍造成了極壞影響。我們對黃克功處以極刑,是否定之否定,挽回了影響,群眾更擁護我們了。

  事實正是如此。毛澤東毅然決定“揮淚斬馬謖”,讓人民在司法案件中感受到了公平正義,用事實昭告天下:當時共產黨雖然在野,但已經具備執政的資格,做好了執政的準備。國統區的知名人士李公樸當時發表的評論正好傳遞出人民的感受:“它為將來的新中國建立了好的法律的榜樣。”

  有人親眼看到,延安公判大會進行的時候,毛澤東一直站在遠處張望、傾聽、徘徊沉思。雷經天宣讀判決書話音剛落,毛澤東果斷回過身去,背著雙手,沿著清澈的延河低頭慢慢地走,朝著西柏坡、朝著北京、朝著未來的方向……

 

(《新湘評論》2017年第11期)

 

   


 
   
   
 
 
 

本網站所有內容屬《新湘評論》雜志社所有,未經許可不得轉載,經許可轉載的須注明出處
    雜志社咨詢電話:0731-82216363 82217526(傳真)
 
ICP06017078

全网最准确单双中特 体彩大乐透短信投注方法 时时彩后二100注 广东时时11选五开奖结果查询 时时缩水软件手机 吉林时时开奖网址 时时彩评测 安卓计划 金星国际账号注册 在线棋牌下载送10元 2019彩霸王正版免费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