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网最准确单双中特|单双中特开奖日更新
 新湘評論雜志社主辦  
                                    首   頁  | 本刊簡介 | 寧炬專欄精彩專題往刊回顧 | 精彩評論 | 好書有約學習導報 | 廣告聯系 |
 
新刊上架  


2017年期刊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主辦、主管:中共湖南省委
編輯出版發行:新湘評論雜志社
本刊顧問:梁  衡
社長、總編輯:郝  安
 
  
總編室:
0731-82216363
發行室:
0731-82217651
廣告經營部:
0731-82216360
廣告經營許可證:
湘工商廣字430000400879
國際標準刊號:
ISSN 1673-8713
國內統一刊號:
CN43-1474/D
發行范圍:
國內外公開發行
電子信箱:
[email protected]
社址:
湖南省長沙市韶山北路
1號省委三辦公樓
郵編:
410011
定價:
5.5元/本
 
新湘評論官方微信號
cnxxpl
 
指點公眾微信號
xxzhidian
   
  梁衡:沈公榕:眺望大海150年  

----中華人文古樹系列之十七

梁 衡

 

2017-11-28 18:22:17  來源:(2017年第17期)

 
 
 

發表評論

 

 

 

 

這是一座沈葆楨雕像。他頂戴花翎,身披長袍,手執一卷文書,許是新船的設計圖,或者是將要上奏的船政方案。海風拂動他的長袍,他挺身眺望著碧浪滔滔的大海。他看見了什么?看見了150年來海面上滔滔不絕的巨浪,看到了頭上的天空詭譎多變的風云。他還在翹首望,他放不下這顆赤子心。而在他的右后方,就是那棵新栽的“壯士斷臂榕”,主干有一抱之粗,上面的細枝已吐出翠綠的葉片和團團的氣根。整個樹形,昂首向東,指向古鐘樓,如一匹伏櫪的老馬,隨時準備飛騰上陣

 

(接15期)

    四、最遺憾,未能狠揍日人一棒,歷史隨成糜爛之局100

  正當沈葆楨全力以赴造船強軍,冀為病弱的大清帝國快快生肌長肉、補氣壯骨之時,列強也加快了對中國的挑釁蠶食。

  與馬尾一水之隔的臺灣,歷經荷蘭人侵占,鄭成功收復,后又與祖國大陸統一。島上只有薄弱的清兵守備,管理松散。日本早就對臺灣垂涎三尺。日本是一個島國,其傳統文化中的海盜基因、擴張本性難改。無時不在尋機挑釁,總想咬鄰居一口。

  1871年冬,時屬中國藩國的琉球派69人往廣東中山府納貢。返途遇風暴漂至臺灣,淹死3人。余66人誤入當地高山族的一支“牡丹社”住地。時高山族還未開化,有殺人取頭之習,多者愈受尊敬,推為酋長。又有54人被追殺。余12人被知縣保護,送至省城福州。修養一段時間后,送回琉球。此事與日本毫無干系。1873年日派員到華交換通商條約。借機質詢兩年前的殺人之事。中方答:“臺、琉二島皆屬我土。殺人之事,裁決在我,與貴國何干?”但日人已鐵心要侵臺,繼續大做文章。18743月,日照會清政府:“前年冬,我國人漂流其地,被殺戮者數十名,我政府將出師問罪。”這種強找借口,占你一地,甚至滅你一國,向來是帝國主義的本性。就像一條狼對一只羊說:“你的鄰居吃了我窩邊的一棵草,所以我要吃掉你。”即使沒有借口,它也可以隨便制造一個。1937年的盧溝橋事件,就是日軍假說它在訓練中走失一個士兵,要強入宛平城尋人。接著就開槍開炮,占北京,占華北。18744月,日本斷定清政府不敢抵抗,正式宣布組織遠征軍侵臺。517日,日軍3500人在臺灣南部登陸。清政府反應遲鈍,到5月底才連忙下旨“沈葆楨著授為欽差,辦理臺灣等處海防兼理各國事務大臣。” 沈接任后提出,一邊辦外交,以理屈敵;一邊“儲利器”積極戰備。要求速購兩艘鐵甲艦,并召回馬尾船廠經年所造的,已在天津、山東、浙江、廣東等沿海服役的各艦備用。又建議速鋪廈門到臺灣的海底電纜,以通軍情。他擺出決戰之勢,以震懾日本之野心。隨后沈于619日到達臺灣,坐鎮指揮。而這時日軍已控制了臺南的地盤。所到之處一如后來侵華時的三光政策,到處奸淫燒殺。日人之本性原本如此,國策以侵略為本,治軍以獸性為綱,育人用武士道精神。我高山族同胞一面以原始刀矛奮起抵抗,一面請求沈葆楨保護,愿協同官軍一致抗日。

  沈一面備戰,一面撫民、修路、練兵。“結民心,通番情,審地利”“全臺屹若長城”。他始終以軟硬兩手對敵。先派人談判,以理屈兵。他在照會中說:“琉球雖弱,亦儼然一國,盡可自鳴不平。”“即貴國專意恤鄰,亦何妨照會總理衙門商辦。”為何要出兵?再說,當時只“牡丹社”一社殺人,而今天日軍報復,卻在整個臺灣南部殺人掠土,波及無辜。嚴正聲明“無論中國版圖,尺寸不敢與人”,并指出“你軍后勤補給已出現困難,糧運已為我控制,就不想想后路?”“本大臣心有所危,何敢不開誠布公,以效愚者之一得”,我真替你捏一把汗呀。這義正辭嚴,軟中帶硬的照會,使敵一時不敢妄動。

  他深知日本人是在訛詐,一再吁請朝廷切不可退讓。他說:“倭奴雖有悔心,然窺我軍械之不精,營頭之不厚,貪贄之心,積久難消。退后不甘,因求貼費,貼費不允,必求通商。此皆不可開之端,且有不可勝窮之弊。非益嚴儆備,斷難望轉圜。”

  他積極調兵,又請日意格雇來洋匠在臺灣安平修筑了巨大炮臺,基隆、澎湖等地也加筑炮臺。馬尾船廠這幾年建造的“揚武”“飛云”“萬年清”等十多艘兵艦全部調來臺海。又請日意格出面租借外輪,從大陸運來當時中國最精銳的陸軍——淮軍。清軍漸成絕對優勢。而這時日軍后勤補給困難,師老兵疲,士兵思鄉厭戰。到七月疾病開始流行,每天運來之兵不抵送回之病號。侵臺高峰時士兵、民夫4600人,病死者達560人。隨著時間的推移,對日方愈加不利。沈又托日意格物色到一艘丹麥鐵甲船,并交了定金,清軍更如虎添翼。

  當時中日的軍力對比,日并不比我強多少。日本是1867年開始明治維新的,到1877年內戰結束,前后10年維新才正式完成。它也曾經歷了閉關鎖國,被西方欺侮,訂立不平等條約等和中國一樣的過程。而這10年也正是中國覺醒,大辦洋務自強的10年。歷史巧合,1867年日本頒布維新令,這年中國馬尾船廠開工、洋學堂開學。中日兩國同時睜開眼向西方學習,在圖強路上賽跑。但是,雙方文化背景不同,一個是謙謙君子,學習是為了自衛;一個是海盜本性,學習是為了擴張。而明治維新除了發展工業外,在體制上還埋下了天皇制和軍國主義的種子。李鴻章評價日人“其外貌恭謹,性情狙詐深險,變幻百瑞,與西洋迥異”“日人情同無賴,武勇自矜,深知中國虛實,乃敢下此險著”。日本看準了中國官場的腐敗、偷安、避戰,如狼伺羊,不咬一口,總覺吃虧。

  這時候沈葆楨的頭腦最清醒。他認為,最好的辦法是當其未成氣候之時,猛擊一棒,打斷脊梁,滅其野心,一除后患。他的計劃是,在臺灣一舉殲滅侵臺日軍,然后我艦隊在琉球登陸,揮師長崎港,聚殲鹿兒島艦隊,迫敵訂城下之盟。一戰懾敵,使之數十年之內再不敢妄動。自古凡有戰事,總會有投降派跳出來,這時“各路勸勿開仗之信,紛至沓來”。沈一邊應付日本人的侵略,一邊還得應付國內投降派的掣肘。槍桿子、筆桿子,他一手提槍對日備戰,一手握筆與投降派論戰。他說“倭備日頓,倭情漸怯”“倭營貌為整暇,實有不可終日之勢”“雖勉強支持,決不能持久也”“若欲速了而遷就之,恐愈遷就,愈葛藤矣”“臣等汲汲于備戰,非為臺灣一戰計,實為海疆全局計。愿國家勿惜目前之巨費,以杜后患于未形。”否則“急欲銷兵,轉成滋蔓”。正當沈葆楨秣馬厲兵,要直搗黃龍之時,北京傳來議和消息。清政府賠銀50萬兩,換取日本撤兵。侵略者未得到懲罰,志得意滿,體面收兵。

  從1866年沈葆楨接手辦船政,到187410月日侵臺罷兵。8年間,沈從無到有,打造了一支中國海軍,在當時的世界上已進入十強之列。正因為有了這支海軍,才鎮住了日本的侵臺野心。但正當他要揮起這把利劍,剁敵魔爪時,清政府議和了。18757月他遺憾地從臺灣返回。

  八年洋務,八年蓄勢。功虧一簣,一朝放棄。臣子恨,恨難平。

  沈葆楨郁郁不樂,回到了他的馬尾船政衙門,猛抬頭看到了柱子上手書的對聯:

  以一簣為始基,從古天下無難事。

  致九譯之新法,于今中國有圣人。

  新法已學到手,圣人卻寸步難行。沒有技術不行,只靠技術,政治不強也不行。日本是一個搬不走的壞鄰居,中國失去了一次震懾惡鄰的機會。而從此,日本漸漸坐大,野心更加膨脹,日后給中華民族造成的麻煩,如沈所言“愈遷就,愈葛藤”“急欲銷兵,轉成滋蔓”,一直葛藤不斷,滋蔓了一百年。先是20年后,1894年的甲午海戰,中國大敗。日本不忘在臺敗于沈的舊恨,立逼清政府割讓臺灣。1931年又發動“九一八事變”,侵占了大半個中國,我艱苦抗戰14年,犧牲軍民3500萬。至今日還在東海尋釁、南海挑事,一如當年。這國際關系就和人與人一樣,你一回示軟,人家欺侮你100年。

 

五、壯士斷臂,華麗轉身求再生

  現在我們再回到文章的開頭,當年馬尾廠區的那棵老榕樹,橫空斷枝,留下了一個凸兀的樹身。這斷下的一枝哪里去了?

  老榕斷枝,是馬尾廠史上的一件奇事、大事。

  到了本世紀初,馬尾船廠早已不是150年前跟著洋人學造船,而已是訂單遍五洲,洋人上門來買大船了。船廠已擴大成集團公司,老廠區再裝不下這個大攤子。近年來,他們在海邊選址,建起了更大的船塢、碼頭和辦公樓,只等150年慶典一過就搬新家。搬廠房、搬船塢、搬設備,這些都好說。就連那個法式的老鐘樓,也都已按原樣在新廠區復建了一座。但是,那棵巨大的沈公榕怎么辦?它連著馬尾人的心,難割舍,卻移不走。

  還有一年了,搬家工作開始倒計時。正當大家苦無良策,一籌莫展之時,七月的一個晚上雷聲大作,風狂雨驟。一道閃電劃破夜空,轟隆一聲,有如隕石落地,震得廠區都輕輕一動。第二天起來一看,沈公榕之一枝齊齊地斷裂于地,青枝綠葉,團團氣根,整整蓋滿了半個院子。而樹梢在地上伸展開去,直撫著老鐘樓的墻根。雨停了,榕樹的葉片被洗得潔凈油綠,在橘紅色的晨暉中愈發光彩照人。平時如一團亂麻的氣根,也被雨水漂洗得干干凈凈,梳理得齊齊整整,就像船甲板上一盤備用的新纜繩。正是上班時分,人愈聚愈多,大家圍過來看著斷枝,都不說話,像是在肅穆地行著注目禮。誰都知道沈公榕是馬尾廠的魂。當此船廠更新換代之際,老榕有靈,高呼出門。壯士斷臂,要華麗轉身!

  這意外的事件倒給廠領導帶來了靈感,雖說榕樹靠氣根繁植,我們能不能試一試整枝栽培呢。他們請來園林專家,把這枝合抱粗的斷榕小心清理,扶上卡車,護送到新區,一年后居然成活。為我們紀念沈葆楨留下了一件活著的念想之物。

  沈葆楨是一位很低調的人物,他的歷史貢獻與他的知名度很不相稱。他從左宗棠手中接辦船政,晚年又與李鴻章分管南北洋海軍,為朝廷重臣。他一生不忘強軍固海,1879年在生命垂危之時,仍口授奏折,要朝廷加強海軍,警惕日本,報此舊恨。“倭人夷我屬國,虎視眈眈,凡有血氣者,咸思滅此朝食。”“臣每飯不忘者,在購買鐵甲船一事……倭人萬不可輕視。……倘船械未備,兵勢一交,必成不可收拾之勢。”可惜天不假命,他只活了60歲。滅倭而后朝食的壯志未能實現。

  沈葆楨是林則徐的外甥兼女婿,很得林的家風。“茍利國家生死以,豈因禍福避趨之。”他只求報國,不求聞達,一生清貧。甚至在世時身為高官,常要借債度日。臨終也沒有給孩子留下一間房、一畝地,反而留下一份這樣的遺囑:“身后,如行狀、年譜、墓志銘、神道碑之類,切勿舉辦。”有點魯迅說的只求速朽。他本人的著作也不多。只是隨著時間的推移,中國海軍和造船事業的發展,及國際形勢似曾相識似的循環歸來,人們才又想起這位開拓者、預言者,近年才有了些對他的研究。

  20161220日,在150年慶典的前三日,我來到馬尾船廠新區。沿海邊的幾個大型船塢里停著十幾層樓高的在建大船。岸上滑動的巨型龍門吊,就像一道移動的彩虹。李廠長手指海邊,講解說,那一艘是在建的地質采礦船,可直接從1500米的深海下采礦、粉碎、裝船。那一艘是科考船的生活船,本身就是一座七層樓的移動的大旅店。我們頭戴紅色安全帽,在機器的轟鳴聲中要大聲喊話。人行走在這如山的大船旁和懸在半空的龍門吊下就像幾只正在蠕動的小甲蟲。

  新區已建成了一座十二層高的辦公大樓。樓前廣場上刻意保留了有當年船政記憶的三件標志物:沈葆楨雕像、沈公榕和法式鐘樓。沈的雕像,背靠大樓,面向大門,雄偉高大。雕像高1.866米,寓意1866年,船政也即是近代中國海軍的開創年份。底座高4.7米,寓意他在47歲那年接此重任,肩動了中國近代海軍史的歷史車輪。雕像的底座上有這樣一段銘文:

    沈葆楨(18201879),字翰宇,號幼丹。福建侯官人,清道光二十年進士。1866年得閩浙總督左宗棠力薦,出任總理船政欽差大臣。在福州馬尾船廠制造輪船,開辦新式學堂,不憚艱辛,為國圖強。開拓了中國造船工業,并組建我國近代第一支海軍艦隊。

  1874年臨危受命,率船政輪船水師,赴臺抗御日軍入侵,保衛了寶島臺灣。1875年調任兩江總督,廣有惠政業績。公忠體國,盡瘁于任上。清廷追贈太子太保,入祀賢良祠。

  感謝馬尾人,恐怕這是中國大地上僅有的幾座沈葆楨雕像了。

  只見他頂戴花翎,身披長袍,手執一卷文書,許是新船的設計圖或者是將要上奏的船政方案。海風拂動他的長袍,他挺身眺望著碧浪滔滔的大海。他看見了什么?看見了150年來海面上滾滾不停的巨浪,看到了頭上的天空詭譎多變的風云。他還在翹首瞭望,他放不下這顆赤子心。而在他的右后方,就是那棵新栽的“壯士斷臂榕”,主干有一抱之粗,上面的細枝已吐出翠綠的葉片和團團的氣根。正是:東海波濤濤不平,英雄抱恨恨難寧。化作巨榕根千條,吸盡海水縛蒼龍。整個樹形,昂首向東,指向古鐘樓,如一匹伏櫪的老馬,隨時準備飛騰上陣。

  有趣的是沈葆楨雕像的面部和沈公榕的樹梢都還蒙著一塊薄薄的紅色紗巾,在微風中如一團火苗。廠長說,要等到三天后,大慶正日子的那天早晨,才會在鑼鼓和鞭炮聲中揭去這塊紅蓋頭。為的是要給沈公一個驚喜,讓他看看150年后,今天中國的新船政。

(續完)

 

(《新湘評論》2017年第17期)

 

   


 
   
   
 
 
 

本網站所有內容屬《新湘評論》雜志社所有,未經許可不得轉載,經許可轉載的須注明出處
    雜志社咨詢電話:0731-82216363 82217526(傳真)
 
ICP06017078

全网最准确单双中特 时时彩套利新技术 11选5杀号软件 稳赚 快三二不同号选号技巧 极速时时开奖网 21点规则与技巧 北京pk10技巧压6法 彩票三个骰子出点规律 三公大吃小玩法规则 重庆时时彩和新时时彩 pk10预测手机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