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网最准确单双中特|单双中特开奖日更新
 新湘評論雜志社主辦  
                                    首   頁  | 本刊簡介 | 寧炬專欄精彩專題往刊回顧 | 精彩評論 | 好書有約學習導報 | 廣告聯系 |
 
新刊上架  


2017年期刊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主辦、主管:中共湖南省委
編輯出版發行:新湘評論雜志社
本刊顧問:梁  衡
社長、總編輯:郝  安
 
  
總編室:
0731-82216363
發行室:
0731-82217651
廣告經營部:
0731-82216360
廣告經營許可證:
湘工商廣字430000400879
國際標準刊號:
ISSN 1673-8713
國內統一刊號:
CN43-1474/D
發行范圍:
國內外公開發行
電子信箱:
[email protected]
社址:
湖南省長沙市韶山北路
1號省委三辦公樓
郵編:
410011
定價:
5.5元/本
 
新湘評論官方微信號
cnxxpl
 
指點公眾微信號
xxzhidian
   
  毛澤東與“西學”  

陳 晉

 

2017-11-28 18:22:17  來源:(2017年第21期)

 
 
 

發表評論

 

 

 

 

    社會上有一種印象,覺得毛澤東讀西方著述不多,對西學不了解。毛澤東讀中國古代文史著述確實比讀西方著述要多,而且興趣更大。但不能說他對西學不了解,或不愿意讀。事實上,毛澤東對西方著述不僅有興趣,所讀在他那個時代并不算少。

 

閱讀“西學”的情狀

  毛澤東自覺地接觸西學,那時叫“新學”,是從1910年秋到東山小學堂讀書開始的。1912年秋冬之際,毛澤東在湖南長沙定王臺圖書館自學了半年,后來談到自學的內容,給他印象最深的,主要是達爾文的進化論,亞當·斯密的經濟學著作,孟德斯鳩、盧梭的法律學和政治學著作,約翰·穆勒的邏輯學著作,斯賓塞的社會學著作等等,基本上是嚴復翻譯的。應該說這是青年毛澤東一次比較系統的對西學的接觸和了解。特別是孟德斯鳩、盧梭的著作,屬于18世紀歐洲啟蒙思想的代表作,對法國大革命產生了直接影響,是了解西方資本主義國家制度及其成因的必讀之書。

  毛澤東1959515日會見智利政界人士時回憶說,我那時相信康德的唯心論、無政府主義,“我崇拜華盛頓、拿破侖、加里波第,看他們的傳記。我相信亞當·斯密的政治經濟學,赫胥黎的天演論,達爾文的進化論,就是資產階級的那一套哲學、社會學、經濟學”。這說明,讀西學著述,在毛澤東青年時代的思想探索中產生不小影響。

  五四運動前后,毛澤東更加注重閱讀譯介新思想、新文化、新思潮的書刊。在當時,所謂“新思想”“新文化”“新思潮”,其實就是西方文化、西方資產階級思想和西方流行的各種社會政治思潮。毛澤東當時對西方近代思想家、哲學家諸如托爾斯泰、克魯包特金、柏格森、杜威、羅素等,很感興趣。192067日給黎錦熙信中,他說自己“近來功課,英文,哲學,報,只這三科。哲學從‘現代三大哲學家’(指柏格森、羅素、杜威——引按)起,漸次進于各家”。1920年經營長沙文化書社,毛澤東也主要向讀者推薦譯介西學的著述,包括柏拉圖的《理想國》、羅素的《政治理想》《社會改造原理》、杜威的《美國之民治的發展》《現代教育趨勢》等。毛澤東那一代中國先進知識分子,是在中西方文化激烈碰撞和相互比較過程中,來尋求自己的“精神驛站”的。毛澤東最終選擇信仰馬克思主義,也是通過對西方各種政治主張和學說進行反復比較后才得以確定。

  從延安開始,毛澤東大量閱讀馬克思主義著作,是他了解西學的一個重要途徑。馬克思主義本身就是西學之一種,在成為中國共產黨的指導思想后,才把它從西方思想文化中獨立出來。讀馬列著作,不能不大量涉及西方的哲學、經濟、政治、文化、歷史;不了解這些領域的西學基本內容,就難以讀懂馬列,就弄不清楚馬列主義產生和發展的來龍去脈。列寧有本《黑格爾〈邏輯學〉一書摘要》,是他讀黑格爾《邏輯學》所作的筆記,毛澤東就很喜歡讀,經常引用該書的一些話。他在1970919日提出領導干部要加強學習時,就舉例說:要使大家知道馬列主義是怎么發展起來的,就應該讀《拿破侖第三政變記》《法蘭西內戰》。

  讀馬列當然不能代替直接讀西學。新中國成立后,毛澤東讀談西學,比較從容和寬泛。1949年訪問蘇聯時,他集中看了一批俄國和歐洲的歷史人物傳記影片,例如《彼得大帝》《拿破侖》《庫圖佐夫》等。擔任翻譯的師哲回憶:毛澤東拜會斯大林時,斯大林對他講,“毛澤東真聰明,有空就看人物傳記片,這是了解歷史最簡捷的辦法”。到晚年,毛澤東還讓出版機構把一些西學著述印成大字本書籍給他讀,包括摩爾根的《古代社會》,海思、穆恩、威蘭合著的《世界通史》,法國福爾寫的《拿破侖論》,蘇聯塔爾列寫的《拿破侖傳》,達爾文的《物種起源》,楊振寧的《基本粒子發現簡史》等等。

  毛澤東讀西學著述,并非漫無目的。比較起來,他更感興趣、更為注重和讀得更多的,是西方哲學、西方近代史、西方自然科學這樣三類。

 

西方古典哲學“是我們的先生”

  對西方哲學,毛澤東了解得比較多的是古希臘哲學、德國古典哲學和現代英美哲學。196429日在一次同外賓的談話中,毛澤東曾梳理過自己對西方古典哲學的認識:  

  蘇格拉底注重倫理學,他不是唯物主義者,也不是辯證法的理論家,但是他注意研究倫理學和憲法,同敵人作斗爭。他的一輩子過得不開心,結果死得也很慘。柏拉圖是徹底的唯心主義者。后來的亞里士多德批評了他的唯心主義。亞里士多德是一位大學者,比前面兩人的水平高,他對于自然科學的許多方面有研究,批評了柏拉圖的唯心主義,創立了形式邏輯。歐洲在中世紀時,對亞里士多德是很崇拜的。康德的老師就是亞里士多德。康德也是一位了不起的人,天文學中的星云學說是他創立的,此人還搞了十二個范疇,這十二個范疇都是對立的統一,但他不能解釋這些問題,他說事物的本質是不可知的,他是一個不可知論者。黑格爾的先生就是康德。黑格爾是唯心主義者,他大大地發展了唯心主義的辯證法,即客觀的辯證法。他是馬克思、恩格斯的先生,也是列寧的先生,也是我們的先生。沒有康德、黑格爾和費爾巴哈的德國古典哲學,就不會有馬克思主義的哲學。

  這段話的核心意思,是強調研究馬克思主義哲學,不能割斷它和西方哲學史的聯系。

  毛澤東對近代德國哲學的了解,有個實例值得一提。德國生物學家和哲學家恩斯特·海克爾,在自然科學領域是唯物主義代表和無神論者。毛澤東1920年經營長沙文化書社時讀過一本《赫(海)克爾一元哲學》。新中國成立后,翻譯出版了海克爾的代表作《宇宙之謎——關于一元論哲學的通俗讀物》。19751030日,毛澤東會見德意志聯邦共和國總理施密特時,對他講:我對黑格爾、費爾巴哈、康德,還有海克爾的書感興趣。接著問在座的外賓,是否看過海克爾的著作,結果只有施密特說看過,其他的外賓有的說沒有看過,有的還不知道海克爾其人,中文翻譯甚至將海克爾譯成了黑格爾,毛澤東立刻糾正,“是恩斯特·海克爾”。

正是在閱讀西方哲學的過程中,毛澤東深切感受到哲學作為認識工具和理論武器,總是為現實服務的,并反映和支持著現實政治的需要。他在1959年底1960年初讀蘇聯《政治經濟學教科書》的談話中,頗有體會地說:“資產階級哲學家都是為他們當前的政治服務的,而且每個國家,每個時期,都有新的理論家,寫出新的理論。英國曾經出現了培根和霍布斯這樣的資產階級唯物論者;法國曾經出現了‘百科全書派’這樣的唯物論者;德國和俄國的資產階級也有他們的唯物論者。”雖然都是唯物論,但“各有特點”。沒有對西方近代各國哲學的了解,不會有這樣具體的認識。這段話的意思也很明顯,就是強調馬克思主義哲學,也要適應中國的現實需要來發展和創新。

 

  “要搞革命,需要了解幾個國家的革命史”

  毛澤東197051日會見西哈努克親王時提出:“要搞革命,需要了解幾個國家的革命史,美國革命、法國革命、德國革命。”毛澤東注重閱讀西方近代史,原因大體如此。

  在毛澤東看來,西方近代的資產階級革命和中國新民主主義革命,在一些內容和過程上有相近的地方,前者的經驗可作參考。比如,如何解決反對封建主義的任務問題,如何解決農民土地問題,革命總是從弱到強的問題,等等。美國記者白修德在《不可磨滅的印象》一文中,有個回憶,說毛澤東在延安同他談話時,“精確地論述西歐的土地占有情況和封建主義”,“他又進而把我在延安所看到的中國情況同一位外國記者在瓦利福奇會晤華盛頓所看到的美國革命情況相比較”。他說,在外國人看來,也許延安各方面的情況都很落后,就像他們當年也許只看到了華盛頓簡陋的司令部而沒有認識到華盛頓的主張能使他取得勝利一樣。他問道:“喬治·華盛頓有機器嗎?喬治·華盛頓有電力嗎?沒有。英國人雖然擁有這些東西,可是華盛頓勝利了,因為人們擁護他。”

  19506月中旬,劉少奇在全國政協會議上作了一個《關于土地改革問題的報告》,其中談到西方近代史上的一些土地改革問題。毛澤東看到這個報告后,覺得西方的事情很復雜,資產階級革命在西方各國的方式及結果,都有很大的差別,因此西方近代土地所有制的變革和中國進行的土地改革,不好籠統類比。于是給劉少奇寫信說:

  資本主義國家,只有法國在拿破侖第一時代及其以前比較徹底地分配了土地。英國是經過資本主義侵入農村破壞了封建的土地所有制,并不是我們這樣的土地改革。德國意大利大體也是如此,但比英國還不徹底,還保存了許多封建遺蹤。日本則封建的土地制一直嚴重地存在,直至日本投降后才由美國人進行一種極不徹底的“土地改革”,現在仍有嚴重的封建主義。美國則從來沒有封建主義,由歐洲移民進去一開始就生長資本主義的農業,故農村市場特別廣大。只有林肯時代解放美國南部幾州的農奴,是一種反奴隸制的斗爭。各國歷史既如此復雜,大都和我國現在這樣先進行土改,后發展工業的情況不相同,故以不寫國際歷史一段為宜。

毛澤東閱讀西方近代史,不僅從政治角度把西方資產階革命作為中國革命實踐的必要對照,還注意了解資本主義社會生產力的發展過程和經驗。1962年7月15日,會見巴基斯坦駐華大使談到東西方社會的差距,毛澤東說:我們都讀過西方國家的歷史和西方國家的小說。西方國家在17世紀、18世紀還是落后的。18世紀,他們的小說中還沒有提到鐵路、火車、電燈、汽車,他們那時還沒有這些東西。到了19世紀,他們的這些東西也還不多。巴黎公社起義時的工人階級,也主要是手工業工人,是規模比較大的作坊,好幾十個人在一個作坊勞動,主要是手工勞動,機器不多。西方社會生產力的發展是這一百多年的事。毛澤東由此得出結論:在經濟上,在自然科學和技術上,我們亞非國家比他們落后。但是只要我們共同努力,經過幾十年,我們可以改變這種落后狀態。

 

    自然科學方面“東方人要向西方學習”

    毛澤東讀西方自然科學,比較感興趣的是天體史、地球史、生物史、人類進化史等方面代表性論著。關于康德和拉普拉斯的星云學說,關于達爾文的進化論,關于遺傳學領域摩爾根學派和米丘林學派的爭論,關于土壤學,關于物理學界的基本粒子新概念,關于楊振寧、李政道提出的宇稱不守恒理論,毛澤東都曾花功夫去閱讀和了解。

  毛澤東讀西方自然科學,有一個明顯特點,注重從哲學角度來理解和發揮。比如,讀了日本物理學家坂田昌一《基本粒子新概念》后,他提出:世界在時間和空間上都是無窮無盡的。宇宙從大的方面來看是無限的,從小的方面來看也是無限的,不但原子可分,原子核也可分,電子也可以分,而且可以無限地分割下去。再如,1974530日會見美籍華裔物理學家李政道,當李政道解釋他和楊振寧1956年提出的宇稱不守恒理論時,毛澤東的理解是:就好比我的肩膀,一邊高一邊低,好比我的眼睛,一個好一個不好。意思是事物在對稱中有不平衡。李政道現場演示了物理學上的平衡和對稱不是一個意思后,毛澤東還發揮說:古希臘的歐幾里德三元宇宙它是不動的,物體是不動的。它是專講空間,不講時間。時間是運動的,是空間的屬性,沒有空間是不運動的。

  法國的拉普拉斯在1796年發表的《宇宙體系論》一書,提出了關于太陽系起源的星云假說,由于和康德的學說基本論點一致,后人稱之為“康德-拉普拉斯學說”。蘇聯數學家、天文學家、地球物理學家施密特(施米特)在20世紀40年代提出了太陽系起源的“隕星說”,又稱“俘獲學說”。毛澤東對這兩種學說都很關注。1969519日同李四光談話時表示:我不大相信施密特,我看康德、拉普拉斯的觀點還有點道理。不知為什么,毛澤東常常講起拉普拉斯的貢獻。比如,1973622日會見馬里國家元首穆薩·特拉奧雷,大概因為馬里是法語國家,毛澤東對他講,“拉普拉斯,巴黎大學的數學家,天文學家。他對康德的學說大有發展,建立了星云學說,就是說,整個宇宙早先都是云霧狀的,后來慢慢凝結,形成火球,變成現在的太陽系這個樣。”

  在自然科學研究上,毛澤東始終承認西方走在了前面,并力主向他們學習。當然,他也主張破除對西方的迷信,但破除迷信和向西方發達國家學習,在他看來并不矛盾。對此,在1960318會見尼泊爾首相柯伊拉臘時,毛澤東講得很清楚:我們現在還在當學生,如尖端科學,蘇聯、美國、英國有,我們沒有,這就要學習他們。每個民族都有長處和缺點。破除迷信與向他們學習并不矛盾。我們可以派留學生,進口他們的設備,仿制外國的產品等。我不是反對西方的一切,而只是反對那些壓迫人欺侮人的東西。他們的文化科學我們要學習。東方人要向西方學習,要在破除迷信的條件下學習西方。

 

(《新湘評論》2017年第21期)

 

   


 
   
   
 
 
 

本網站所有內容屬《新湘評論》雜志社所有,未經許可不得轉載,經許可轉載的須注明出處
    雜志社咨詢電話:0731-82216363 82217526(傳真)
 
ICP06017078

全网最准确单双中特 麻将斗地主棋牌 欢乐麻将游戏下载 球探比分网足球即时比 时时彩单双怎么跟 后二35注稳赚技巧 竞彩足球手机版 福建时时走势图今天 创造与魔法pt是什么意思 pc蛋蛋28北京全天计划 天游网